天龙私服门派攻略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-天龙私服

天龙私服门派攻略

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,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

  • 博客访问: 8738616256
  • 博文数量: 56054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09-21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,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16623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58642)

2014年(30779)

2013年(45341)

2012年(87565)

订阅

分类: 百科网

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,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,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,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,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,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。

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,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,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,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,我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了摸,确实是石头,不是冰块,因为两者的温度我还能感觉出来的。但是这也不是线索啊,起码他不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啊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想了下,不管通向那里,有什么怪我都得进去,要不然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啊,在说一会要是那个会飞的怪物回来了我还是个死啊,进去了还可能有条活路。,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又往里走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冰屋,我当时真的很高兴,因为有屋子就可能会有人,就算没有人也可能会找到什么可以出去的线索,里面有桌子,还有椅子,难道这里还真有人住吗?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冰做的,可是别的东西用冰做可以,但是椅子用冰做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,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温度的,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只要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就一定会有体温,他要是做在冰上,一会还可以,可是时间长了的话那就把并融化掉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椅子的时候不免多看了一眼。但是奇怪归奇怪,我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,在往前看,又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和谐的东西,那就是这里有一个石像,和人的身高差不多,还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啊,就像是一个古代的大侠的形象。但为什么说不和谐呢,因为我说过了,这里全都是用冰做的,怎么会有个石像呢,难道这里的主人喜欢石像,但是要把这么大的石像搬到这里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于是我迈步走进了那个冰洞。我走了能有10多米的距离吧,发现这里没有什么异常,没有怪物,也没有什么机关,难道这真的是一条通道。。

阅读(65691) | 评论(23897) | 转发(15449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袁漆宇2019-09-21

刘旻芯这个时候我和酒鬼一起说道:“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这个时候我和酒鬼一起说道:“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酒鬼笑着说道:“那你先问吧!”我点头说道:““好,我想问你,以你的身手怎么排行榜没有你的名字呢,虽然我不知道你多少级,但是我想,应该不会低,还有就算等级排行榜上没有,别的也应该有啊?”。酒鬼笑着说道:“那你先问吧!”我点头说道:““好,我想问你,以你的身手怎么排行榜没有你的名字呢,虽然我不知道你多少级,但是我想,应该不会低,还有就算等级排行榜上没有,别的也应该有啊?”酒鬼笑着说道:“那你先问吧!”我点头说道:““好,我想问你,以你的身手怎么排行榜没有你的名字呢,虽然我不知道你多少级,但是我想,应该不会低,还有就算等级排行榜上没有,别的也应该有啊?”,“明白了。那好你有什么事问我啊?”。

李萍09-21

“明白了。那好你有什么事问我啊?”,酒鬼笑着说道:“追魂兄弟,这你还用问我吗?你自己应该很了解啊。我想你应该明白了吧?”。这个时候我和酒鬼一起说道:“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。

周玉萍09-21

酒鬼笑着说道:“追魂兄弟,这你还用问我吗?你自己应该很了解啊。我想你应该明白了吧?”,酒鬼笑着说道:“那你先问吧!”我点头说道:““好,我想问你,以你的身手怎么排行榜没有你的名字呢,虽然我不知道你多少级,但是我想,应该不会低,还有就算等级排行榜上没有,别的也应该有啊?”。这个时候我和酒鬼一起说道:“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。

杨静09-21

酒鬼笑着说道:“那你先问吧!”我点头说道:““好,我想问你,以你的身手怎么排行榜没有你的名字呢,虽然我不知道你多少级,但是我想,应该不会低,还有就算等级排行榜上没有,别的也应该有啊?”,酒鬼笑着说道:“那你先问吧!”我点头说道:““好,我想问你,以你的身手怎么排行榜没有你的名字呢,虽然我不知道你多少级,但是我想,应该不会低,还有就算等级排行榜上没有,别的也应该有啊?”。“明白了。那好你有什么事问我啊?”。

钟金萍09-21

酒鬼笑着说道:“那你先问吧!”我点头说道:““好,我想问你,以你的身手怎么排行榜没有你的名字呢,虽然我不知道你多少级,但是我想,应该不会低,还有就算等级排行榜上没有,别的也应该有啊?”,这个时候我和酒鬼一起说道:“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。“明白了。那好你有什么事问我啊?”。

谢杰瑞09-21

酒鬼笑着说道:“那你先问吧!”我点头说道:““好,我想问你,以你的身手怎么排行榜没有你的名字呢,虽然我不知道你多少级,但是我想,应该不会低,还有就算等级排行榜上没有,别的也应该有啊?”,酒鬼笑着说道:“那你先问吧!”我点头说道:““好,我想问你,以你的身手怎么排行榜没有你的名字呢,虽然我不知道你多少级,但是我想,应该不会低,还有就算等级排行榜上没有,别的也应该有啊?”。酒鬼笑着说道:“那你先问吧!”我点头说道:““好,我想问你,以你的身手怎么排行榜没有你的名字呢,虽然我不知道你多少级,但是我想,应该不会低,还有就算等级排行榜上没有,别的也应该有啊?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